布莱克黑皮

看看我这垃圾画,可以烤火

【信件(源猎)】

“亲爱的你好啊,现在你的病情有好转吗?”
莉娜坐在桌前,拿起钢笔轻轻沾了点钢笔水,继续提笔在信纸上写着。
“我自己一个人在伦敦太无聊了,没有你的每一天我都觉得自己就是个行尸走肉,每天早上从床上醒来的时候,我都希望眼前出现一个你。”
但是第一个出现的却是凉嗖嗖的空气和晨光。
“我真的希望你能在我身边,带你来我的故乡玩,哦!我现在还记得我以前还是飞行员的时候常去的那家快餐店,他们家的炸鱼真的是百吃不厌!”
写到这,莉娜笑出了声,搓了搓有些发紫的双手,它们已经开始发麻了。
“我想带你去参观白金汉宫,想带你去聆听大本钟的钟声,,想带你去太多太多的地方了。。但英国美景很多,亲爱的,多到我一个土生土长的伦敦丫头都说不过来。”
莉娜的手已经开始变得无力,她感觉不到自己的双手,右手已经有些握不住笔了。
她要加快速度了。
“我最想带你去的,就是伦敦的摩天轮,它可以看见伦敦的全景,是个观看风景的好地方。
听说,当一对情侣乘着摩天轮到达最顶端时接吻的话,他们就会成为真正的情侣,永远在一起白头偕老。”
她曾经在很小的时候乘着摩天轮目睹过伦敦的全景。
很美,真的很美。
“写到这我才发现我的字越来越乱了,都怪我昨天出去玩了一天忘了休息,我现在好困啊~写完我就去好好休息!明天又是一个活力十足的我!
源氏,接下来我要说一个很严肃的问题,你要认真看好。
黑爪组织的人已经发现了我的存在,他们现在试图跟踪我甚至是调查我的隐藏住所,这对我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利,我以后向你们发送的秘密资料也可能在今后的某一天被他们发现。
所以,为了以防万一,我要断掉我所有的外界联系,可能几个月,可能几年。
但你放心,我会每年给你寄去一朵玫瑰,证明我莉娜.奥克斯顿、你的未婚妻还活着,所以你放心。”
信纸上已经没有太多的空处给莉娜下笔了。
“好了亲爱的,信纸已经快被我写满了,是时候该结尾了。
要好好吃药,别在趁着安吉拉不在的时候把药倒在我的桂花树上了,它可经不起那些药,多穿衣服。。
源氏,我都永远爱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莉娜.奥克斯顿。”
这该死的双手!
莉娜狠狠的砸着墙壁,双手才恢复些许知觉。
“谢谢你能帮我,孩子。”莉娜冲着监狱里唯一一个小窗户说着,将信以及纸笔穿过铁护栏,递到孩子手里。
“这是我应该做的,莉娜姐姐。”孩子接过纸笔,小心翼翼将它们放进背后的口袋里,“这点小忙,也不及您的救命之恩。”
莉娜伸出手,从栏杆之间的空隙摸了摸孩子的头。
“能在答应我一件事吗?洛格。”
“只要我能办到,您经管说。”
莉娜舔了舔干燥的双唇,开口。
“能不能,,每年的今天,寄给他一朵玫瑰?寄出的地址和信上的地址一样。”
孩子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莉娜,十分幸运的是,他的家人是花店老板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XXXX年xx月xx日  凌晨2:45】
莉娜蜷缩在冰冷牢房的角落里,除脑部外,全身上下已经完全没有知觉。
她现在在监狱的牢房里,幸运的是这间牢房是唯一一间带有小窗的那间,而且离外界很近。
她被抓住了,黑爪给她服入了一种慢性毒药,若她不向他们吐露机密,毒药就会慢慢麻痹神经,毫无知觉的死去,这也许是最不痛苦的死法了。
她还蛮喜欢的,说实话。
她用着依旧动听的嗓音,哼唱着源氏曾经给他唱过的歌谣。
琥珀色的双眼依旧明亮,完全没有将死之人的那种绝望。
阳光的歌声愈来愈小,最终消失在伦敦的牢房里。

我真是脑袋被门夹了写文。

评论(7)
热度(18)
©布莱克黑皮 | Powered by LOFTER